立德娱乐客服 - 柳七公子:还君一钵无情泪,恨不相逢未剃时

时间 |2020-01-09 15:16:32

立德娱乐客服 - 柳七公子:还君一钵无情泪,恨不相逢未剃时

立德娱乐客服,还君一钵无情泪,恨不相逢未剃时

文/柳七公子 图/花瓣网

如果我死去

请输入文字如果我死去

请你一定要将我忘记

或许这世间

曾经有过一个你曾经有过一个我曾经真的有过一段人面桃花的相遇

但是我早已将一切托付给别离

如果我真的死去

就将我从你的记忆里彻底擦去

我的人生原本就不是一个谜

你又何必去追问那虚无的谜底

任何的遗忘都是对我的善举

请不要期待与我有任何的相依

我的江湖只有我自己!

——苏曼殊

大梦隔天涯,枯萎了年华

杨柳依依和雨雪霏霏是时隔千年的等待

等一个诗经里的神话

他是出门的游子亦或是戍边的儿郎

人潮拥挤,折柳寄情和双泪

再也不会不期而遇

……

因了一句问候,泪流满面……

无眠,长夜灯光里,阑珊的是谁的心事!读苏曼殊,读他盛开在樱花里的爱情,和每一次选择遁世离尘的孤苦和无奈。

恰巧,我的文档里,容若也因了卢氏的早逝,经达了人生的巨变和暴恸之后,无以遣悲怀,不忍天人相隔,日日留连在寺院。

都说容若是晏小山,我却感觉他的爱和他不同。小晏把一腔痴爱给了府里的歌女,和苏曼殊相似。

孤单的日子,有他不一样的诗酒风流。相同的人生际遇,不一样的爱情烟火。

慧极必伤,情深不寿。在多情人的世界里,这些绝世的情种,到底长寿的人少。

算来,小晏和仓央嘉措到底还是长命的,活到了60多岁。容若31岁,苏曼殊35岁。

随缘消岁月,生计老袈裟,在最好的年华里,仓促离世,纵有三千烦恼丝,也随着生命的陨落一把剪断。

放下你,非我薄情,还君明珠双泪垂的故事里,他们是相爱的。所以斩断情丝时他才说,还君一钵无情泪,恨不相逢未剃时。

多少浓情岁月,多少动人的故事,到最后,到底还是应了那句:一切有情,都无挂碍。

梦里,烟火璀璨,总有一树一树的花开,岁月的枝头被压的沉甸甸的。我们都有过马踏飞燕的快意青春,亦有过青衫落拓的失意和徘徊。

苍茫人世间,我们都是游动的浮尘。有几多无从解释的缘分和情劫,都在流年偷换中随风而去。

人生如戏,我们都是戏台上浓妆的小角色,在喧嚣嘈杂的混音里,穿梭在钢筋混凝土浇铸的城市里,重复着古今雷同的故事。站地时光的屋檐下,看人间万家灯火,每一个窗口却又有不一样的苦辣悲欢。

人生聚散如浮萍,一程又一程,我们都是人生旅途上不停奔行的过客。不必询问缘深缘浅,也不必担心缘消缘灭。

一直是网上那句很火的句子,前世不欠,今日不见。

等我们亏欠彼此的债都还完了,缘就散了。缘分这东西,真的很玄乎,明灭只是一刹那,比昙花花期还短,但芳华却照亮无边的黑夜。

苏曼殊每一次在爱情君临的时候选择落荒而逃,伤了爱他的女子时,他也把自己伤。断翅的痛,即使身披袈裟,也未曾愈合。

无论富贵风光与否,贫贱卑微亦罢,怎样茂盛的青春都会凋零,怎样灵动繁华的生命都陨落。

白落梅说,到最后,一个小小的土丘是我们共同的归宿,只是不过时间早晚的问题。

当我们喝下孟婆汤,擦肩在摩肩接踵的人流中,来生,谁还会记得谁?

当卫青病重,跌跌撞撞爬上汉武帝高高的高阶时,歌里循环的也是千百年后谁还记是谁。

帝王将相,王孙公子,盛世美颜和凡夫俗子的我们,有一天都会化为尘土。所以流星闪过,莫须伤悲。

有些很不应景,在昨夜午夜到今天凌晨的时光里,我鬼使神差地看了这本书,在白落梅的笔下,缓缓诉说着一代情僧画僧断情僧的传奇故事。

凑巧,容若也要逃避伤痛,来到了双林禅院,给自己取了个椤伽的名字。想借清灯黄卷,给自己寻一份寄托,想在暮鼓晨钟孤单木鱼声声的混音里,抚平伤痛。

他说,瞬息浮生,薄命如斯,低徊怎忘?

泰戈尔:生命如横越的大海,我们相聚在这一条船上,死时,我们便到了岸,各自去各自的世界。

苏曼殊死前的绝命诗写道:如果我死去,请你一定要将我忘记,或许这世间,曾经有一个你,也曾经有一个我,曾经真的有过一段人面桃花的相遇……

天亮时,谢园的公号发了个文名字叫:你还记得在心里留下痕迹的人吗?她说,在生命里留下过浓墨重彩痕迹的人,在心里是不会轻易消失不见的。

在时光的暗河里,苏曼殊去了,容若去了,去了那个未知神秘的世界。

那些在他们的生命中,刻下印痕的女子,在冥界望眼欲穿,期待来生的与他们再续前缘。

生命,是一个圆,从起点到终点,从生到死,山水有凭,天地为证,痴情地数过天上的星斗,让他们偶遇,让我们相逢……

作者简介

我的书

长按二维码打赏,支持原创

个人微信公众号:gongziliuqi

写最美的文字,抒最真的情怀

长你

随机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