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京提款要求 - 十大事件透视2019家居业:大整合与新曙光

时间 |2020-01-09 09:17:04

蒲京提款要求 - 十大事件透视2019家居业:大整合与新曙光

蒲京提款要求,即将过去的2019年,家居行业发生了哪些大事儿?北京商报家居产业周刊根据影响力、关注度、启发性等维度,甄选出2019年度中国家居十大事件,反映出企业的兴与衰、甜与苦、喜与悲,也折射出家居人的追求与无奈、开心与失意、希望与迷茫,透视出中国家居行业的大整合与新曙光。

事件1:

居然之家正式在a股上市

2019年12月25日晚间,武汉中商发布公告称,经深圳证券交易所核准,公司中文证券简称自 2019 年 12 月 26 日起由“武汉中商”变更为“居然之家”,公司证券代码 “000785”不变。至此,一直受行业内外关注的居然之家借壳武汉中商在a股上市,真正尘埃落定。

商报视点:成功上市,意味着居然之家成为第三家登陆a股的家居卖场,与红星美凯龙(港股01528)、富森美将在资本市场展开更高层次的角逐,将其他卖场远远甩到身后。居然之家的上市,也证明一个有着竞争力的商业模式,终归会得到资本和市场的青睐,尽管晚一点儿,未来前景却可期。

事件2:

阿里巴巴5亿元投资三维家

2019年10月30日,家居软件设计企业三维家宣布完成c轮融资,将5亿元收入囊中,此前三维家已于2015年、2018年获得a轮和b轮融资。向三维家砸出5亿元的不是一般金融机构或券商,而是大名鼎鼎的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,因而备受关注。

商报视点:作为一个以开发设计软件为主业的企业,三维家凭什么获得阿里巴巴的垂青?秘诀不在于三维家的软件有多高深,而在于它正在全国布局家居新零售门店桔至生活,追求低成本、高坪效,这对于一直难以真正打通线上线下的阿里巴巴来说,无疑找到了一个试验场,5亿元只是小case,万一成功了呢?

事件3:

红星美凯龙并购银座家居

2019年7月18日,红星美凯龙宣布向银座家居增资0.2亿元,并以2.56亿元、0.72亿元分别受让山东省商业集团有限公司所持36.1%股份、山东银座商城股份有限公司所持10.2%股份,共斥资3.48亿元获得银座家居46.5%的股权。交易成功后,红星美凯龙将与鲁商集团各以46.5%的持股比例共同控制银座家居。

商报视点:红星美凯龙对银座家居的大手笔并购,被解读为全国性大卖场收编地方卖场的提速,2018年12月30日,居然之家第300家分店——郑州欧凯龙北龙湖店的开业,就是将地方卖场以控股的方式收编后纳入麾下而实现的。在资本的加持下,今后这种事儿将更多、更平常。

事件4:

司空新家装叫板传统家装

2019年7月9日,司空新家装在广州首发。司空科技董事长郭兴田宣布,这是一个不同于任何传统家装的新物种,将跳出传统家装把定制家居作为配套商的模式,利用平台让定制家居迅速转型定制家装,使做家装像做家具一样简单,给消费者提供“快、美、绿”的体验,公开向传统家装宣战。

商报视点:在司空新家装发布5个月后,司空新家装产业园在平舆落地并投产,可以实现自动化、柔性化生产,为解决传统家装工期不定、环保隐患、缺乏个性等问题提供了样板,传统家装向家装工业化的变革,未必是梦想。

事件5:

尚品宅配首创二代全屋定制

2019年6月15日,尚品宅配发布“第二代全屋定制”,以橱柜+衣柜为核心,覆盖背景墙、家装主材、窗帘、电器、饰品等家居全品类,形成全屋全品类一站式配齐,同步实现生活美学定制、消费互联网与工业互联网无缝衔接、ai智能交互云设计、智能家居解决方案等五大升级。

商报视点:当众多家居企业还在艰难地从其他领域向全屋定制探进一只脚之时,尚品宅配却用首创的“第二代全屋定制”将它们远远地甩出了三条街。单是“第二代”这个概念,就让那些还在标榜“全屋定制”的后来者们汗颜:我都做出新菜了,你还在炒冷饭,有啥前途?

事件6:

王飚周懿离职索菲亚好莱客

2019年5月31日,上市定制家居企业索菲亚宣布,董事、副总经理王飚离职;6月6日,另一家上市定制家居企业好莱客宣布,董事、总经理周懿辞职。双方公司公告称,王飚、周懿均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。

商报视点:王飚与周懿代表着两种公司高管,前者是公司上市前的运作者,有股份;后者是公司上市后的操盘手,有高薪。但在经营层面,两种高管都一样靠业绩说话。业绩太好了没有挑战性,业绩太差了老板不待见,都是离职的理由。职场从来没有固定规则,老板择经理人,经理人也择老板,留与走,都是因为开心。

事件7:

tata木门被判“驰名商标”

2019年4月20日,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《民事判决书》显示,tata木门被判定为“驰名商标”,同时“tata橱柜”的经营者刘某及哈尔滨市呼兰区宝业装饰材料商店被判定“应立即停止生产、销售、宣传推广使用带有‘tata’‘tata橱柜’‘tata全屋定制’等标识的商品,赔偿tata木门经济损失50万元,并在《生活报》上刊登消除影响的启事”。

商报视点:“驰名商标”不是自己标榜的,也不是某个机构评定的,而是人民法院判决的,tata木门这回颇为扬眉吐气。面对商标侵权,tata木门坚决打击,法院对其“驰名商标”的判决,让恶意注册商标的生存变得更加困难,增强了企业维权的信心。

事件8:

顾家家居终止收购喜临门

2019年4月14日,顾家家居、喜临门双双发布公告,宣布6个月的交割期满,喜临门控股股东绍兴华易投资与顾家家居签署的《股权转让意向书》自动终止,这意味着震惊家居行业的顾家家居收购喜临门事件正式告吹。此前6个月,双方曾公告,喜临门控股股东华易投资拟以不低于15.2元/股的价格向顾家家居转让其所持有的不低于9081.73万股喜临门股票,交易总价不低于13.8亿元。交易完成后,顾家家居将持有喜临门不低于23%的股权,成为喜临门公司的第一大股东,从而可能导致喜临门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变更。

商报视点:两家家居上市公司之间的头一次并购让人产生好奇心,沙发对床垫的整合也让人充满想象力。此次交易夭折有千种说法,不可忽视的一条可能是尽管两家企业同在浙江,利益主体却不同,有太多的力量阻止它们一家独大。在资本玩家眼里,顾家家居、喜临门再强大,都不过是其赚钱的棋子罢了。

事件9:

装小蜜牛角监内讧

2019年3月19日、8月2日、8月3日,牛角监创始人钟献文在微博上分别发表三篇文章,直斥装小蜜“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”的模式弊端,质疑家装监理卖主材的公正性。2019年8月19日,装小蜜以严重损害公司的商业信誉及装小蜜项目的声誉为由,将牛角监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。两个家装监理企业的互掐,掀起了一场行业内讧。

商报视点:家装监理行业的兴起,源于家装品质差、工期难以保证等问题频发,但要消费者花钱请一个监理公司来监督家装公司,认知难、单值小,做做情怀还可以,在资本裹挟下想上市,就不得不多卖点儿东西,不卖主材又能卖什么呢?监理行业内讧的背后,是模式之争,更是利益之争。商业竞争本无对错,就看谁能笑到最后。

事件10:

亚光亚装饰退场获点赞

2019年初,成立于1997年的亚光亚装饰悄然退出家装行业,董事长彭桂华变卖3套个人房产,拿出多年积蓄,凑足6000多万元,结清了材料款,发放了工人工资和赔偿款,退还了工长的质保金,从而获得行业内外点赞。

商报视点:不欠款、不欠薪,本是公司老板的基本操守,亚光亚装饰这么做了,反倒成为诚信的楷模,只因为以美得你、天地和为代表的家装企业老板频频跑路,导致工人、供应商血本无归,成为这几年家装公司倒闭的标准画像。在追逐利润的疯狂和缺失信誉的混乱中,家装行业如何治病,尚无良方。

本文源自北京商报网

秒速赛车下注

随机新闻